江河三域

我是堆堆
只是靠冲动为动力
推荐杂得要死
请注意屏蔽功能

【3/4组】如果出现美丽的巧合

x回答不同时,答案不一致,才是真正的玩法

x我不管,反正我和同学就是这样玩的

01.

     “好的第一个,对于女孩子的发型,那么等我倒数——”黑羽快斗故意拖长声调,同时用眼睛扫了一圈,直到看见刚刚还翻着白眼说无聊的三人集中精神,某人终于舍得动身向他靠近时,才恶作剧般地加快语速。

     “长发还是短发,3、2、1——”

     “长发!”服部平次抢到了第一,以此证明了他是坚定不移的长发派。

     “长发——喂服部!”工藤新一速度不慢,但显然没有服部平次快。

     “……长发吧。”白马探并没有像上面的两人急哄哄地抢前,而是先露出了些犹豫的神情后,才报出答案。

02.

      嗯……在干什么?

     这么说吧,四位学生趁着某个难得的假期聚首,却遇见了无事可做的尴尬场面。当然,四位并不自带炒热气氛的特殊能力,摊在工藤宅的客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然后混过一天也许不错……

     个鬼啊!

     虽然无数次吐槽过他们那晦气的体质,但黑羽快斗可能是第一次希望在场三个侦探能带来些有趣的事情。

     啊,不过仔细想想他们遇上的事件都不怎么健康,果然还是算了,还是暗号有意思...噢?服部已经往桌上的手机上瞟了,说好不动手机的,这可不行啊服部君...工藤居然也沉不住气啊,呵,年轻人。

     “真耐得住无聊呢。”白马探结束了昏昏欲睡的样子,终于坐直了身体。

     “喂,白马你看我干什么?你黑羽大人是那么浮躁的人吗?”

     “是啊,出乎我意料安静,黑羽笨蛋。”白马探还嘴,却并不想继续下去,“我可是牺牲了Tea Time来这里的,难道真的坐一下午?”

     “嗯,现在的话是Holmes time呢,对我来说。”工藤新一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黑羽快斗坐在桌边,将手肘搭在桌面上,故作深沉地用手指抵住下巴,压低了声线:“这么说来在下的dessert time也到了呢。”

     “我到底为什么和你们这群人在一起…...”服部平次悄悄吐了吐舌头,万分鄙视他们浪费时间的行为。

     “服部,不要担心不能融入我们,东京人是很包容的。”工藤新一从沙发上挪下坐到了地毯上,服部平次和黑羽快斗是隔着小桌相对而坐,他便只将身体靠在沙发边上,伸直腿摆了个舒适的姿势。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而白马探依旧矜持地坐在沙发上,只不过换了端坐的姿势翘起了腿,“服部君请不要沮丧,相信你能和我们找到共同点的。”他微笑着对服部平次给予了表面上的鼓励。

    算我拜托你,能不能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

    服部平次懒得理他们,反正地域歧视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四人之间轮流嘲讽这种不积极向上的相处模式已经是日常了。

    出乎意料的是,黑羽快斗没有接下前两人的话茬,反而灵机一动(自称)提出了某个解闷的方法:“对啊,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他抬头看向白马探,“就是前几天青子她们几个玩的。”

    白马少爷的脸上出现了几分纠结的表情:“那是女孩子们玩的……”

    “哼哼,我找青子了解了一下,人在发现趣味相投的人时,往往就是增进情感的时候。”黑羽快斗飞快地解释了一下规则,十分简单,只不过在倒数之后说出答案,其余三人按照惯例轮流表示了没兴趣后加入了游戏。

03.

       “喂你们!这不是抢速度!重要的是同一瞬间说出一样词语的满足感。”无论是抢拍的服部平次还是慢半拍的白马探,就连乖乖等倒数的工藤新一也都不符合黑羽快斗的期望,“顺带一提,我是长发派的。”

       “那么大家都是坚定的长发派咯?”工藤新一最后发问。

    “白马犹豫了,绝对犹豫了。”

    “那不过是一瞬间的犹豫罢了,我敢肯定没有超过0.7秒。”白马顿了顿继续说,“其原因,是我认为长发或者短发都不应单列为对女性好感的评判之一,重要的是是否合适于本人。”

    “这么说来,灰原也是短发,抛开平时的印象,倒的确是个美人。”工藤新一想了想后说。

    白马探对工藤新一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工藤明白已经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我妈也是短发没错,应该是很好看吧,不然我老爸也不会去追她,虽然现在是个老阿姨。”黑羽快斗撑着头,回想起了许久未见的老妈。

    “但是啊,”服部平次看着一边倒的局势,提出了疑问,“白马最后还是选择了长发不是吗?”

       白马探耸了耸肩,笑笑说:“因为问题也没有提,留长发和短发的女生哪个好看啊。我只不过觉得,我果然还是喜欢长发飘飘的。”

        “……”

04.

      “都怪黑羽。”

      “怪我?!”

      “谁让你提出这么难回答的答案。”

      “二选一总会有难选的时候啊!”

      “建议你选择一个不太可能存在为难的问题。”

      “站着说话不腰疼哦!工藤你来!”

     “那没办法哦,只能我来了。”工藤新一看小孩似的看着黑羽快斗,“那我问咯。”

       白马和服部齐齐点头,就等倒数,谁知黑羽又有话说:“等等,一定要整齐哦,这是默契的美学。”

       黑羽快斗不放心地又强调一遍,还提出了要工藤新一也跟着回答,而所有人以工藤新一的速度为准。

      “准备好了?那——”工藤新一为了确认黑羽快斗没有还要说的,故意拖长了声音,“柠檬派是酸好还是甜好,3、2、1——”

     “甜好。”三人答。

    “酸好。”

       三人齐齐看向发出不和谐声音的工藤新一,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到底是没完成美丽的巧合的黑羽快斗比较遗憾,还是满脸写着……

      “邪教!”说出来了啊。“柠檬派就是要酸的好啊,甜柠檬派就是异端。”

      “但是,甜点就是要甜啊!”是这样说没有错,恍惚中服部和白马仿佛看见了邻国有名的甜咸之争,“试想你在吃甜点的时候吃到酸味的东西,心情一定很不甜蜜啊。”

      “酸味的甜品不就是为了调和口味吗?与其吃甜得发腻的东西,显然有些酸味的食物更好。”工藤新一忍不住想起了上周铃木园子说他口味奇怪的事情。

       什么嘛,兰明明是给我做的,有本事别吃。     

      “什…..”黑羽快斗誓死捍卫甜党的尊严,正准备和工藤新一把甜食的好说上十天八夜,却被剩下的两人喊停。

        坐在黑羽快斗旁边的服部平次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还增进情谊呢,中森可没和你说要是出现分歧会怎样吧。”

       黑羽快斗顺势倒在桌面上,那些女生怎么每次都这么默契啊……

       工藤新一看黑羽的样子,准备说的话也咽了回去。

     “我看其实就是黑羽想玩而已,”白马探一语点破,“规则什么的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黑羽快斗忿忿地抬起头:“我想玩啊!为什么我们不能展现兄弟爱呢。”装模作样地捶了下桌子,“但是我还是觉得甜的好。”

      “老话说的好,只有你父母才是你最忠实的依靠。”白马和服部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喂!”

END.

新一:爸妈,你们觉得柠檬派是酸的好吃还是甜的好吃?

有希子:啊呀,妈妈是甜党哟。

优作:甜的。

评论(11)
热度(93)
©江河三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