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三域

我是堆堆
只是靠冲动为动力
推荐杂得要死
请注意屏蔽功能

【快新父组】父亲们的访谈

x父辈出没注意!

x又有原创人物出现啦,是小学同学。

x私设特别特别多!


——欢迎工藤优作先生和黑羽盗一先生能参加我们的访谈!本社十分荣幸能够邀请到两位!


优作:你好,我也很高兴能参加这次访谈。

盗一:确实,我从接到邀请的那一刻就开始期待这次的内容了。


——嗯,大家都知道两位一个是世界级的推理小说家,另一位则是世界知名魔术师,而他们的儿子如今也成就颇丰,所以这一次的访谈,是希望能从父亲的角度来了解一下工藤新一先生和黑羽快斗先生。好,那我们要开始咯。


优作:好的。

盗一:我已经准备好了。


Q:成长过程中...

【3/4组】睡前故事请充满爱与勇气

xOOC警告!(我跟这四个家伙已经生疏了QAQ!

x原创的小朋友警告!

0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繁华的国家。”白马探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帮床上的孩子掖掖被角。

  坐在旁边的黑羽快斗托着脸,用手肘撑在腿上吐槽:“还真是老套的开头。”

  说得对面两人也忍不住露出了有点奇怪的微笑,亏我们还以为白马会很擅长讲故事。

  白马探抬眼看了看对面忍笑的人,继续讲故事:“但是,这个国家现在面临了一个大危机,小胜要不要猜一猜?”

  叫小胜的孩子虽然觉得这个故事有些无聊,但还是善解人意地装作了疑惑:“是不是有魔...

【APH·KY组】我觉得我心中有千只蝴蝶


xCP向的ky组

X大概是校园风的情场老手伊和初吻给了伊的米吧

——————————

  当其他的人鱼贯而出时,阿尔弗雷德在桌子下面轻轻地勾住了费里西安诺的手指。

  课室里的东西都被带走了,桌椅被撞得乱七八糟,颇有种被洗劫一空的感觉。

  下午的阳光将空气分割成两份,阿尔弗雷德就在像橘子汁颜色的阳光下,用手挠着费里西安诺的掌心。

  在最后一群女孩笑着离开时,费里西安诺终于忍受不了,企图远离他似的坐上了桌子,笑着将阿尔弗雷德的手指裹在掌心,“怎么啦?”

  “昨天你答应过我了,我可没忘,别赖账。”阿尔弗雷德任由他抓着,同时还极具...

这是一个曲折的repo

终于收到了!!

刚刚拿到还没看内容,阵容都是很喜欢的太太们,东西真的都好漂亮啊!

收件的过程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是肥肠曲折了orz
虽然在不断地麻烦阿万太太,但是太太真的很温柔,阿万太太是我几个很早关注的太太之一,能收到太太的毕业作真的是很幸运了!
@writewinter

【3/4组】关于白鞋所引发的

x以下由真实事例改编

x我真的学不会日本人说话的方式orz

xOOC算我的真的

01.

      黑羽买了双白色运动鞋,配上他那耀眼地过分的笑脸,倒是绝对说得上阳光帅气,让不知多少少女暗自春心萌动。

      殊不知黑羽的耳朵比狗鼻子还灵,女孩们在背后的窃窃私语多少还是飘进了这位的耳朵里,面上保持着扑克脸云淡风轻,心里却是暗自得意,连吃夜宵时刷卡的动作也潇洒了几分。

     然而工藤快被这位烦死了。

 ...

可爱死了啊!
真的要超级恭喜!你们终于在一起了(*´艸`*)

去结婚啊!!

一个月没回家仿佛与世界脱节,回来就被甜出血
舍友:好像儿子终于嫁出去了(???

接下来是傻标的胡说八道🌝🌚

我发现我要对新一的理解做出点改变了emm

大概看bl向里的新一总是给里给气(

所以总有点绕不开傲娇少年,正经少年,
特别和黑羽比起来更是orz

结果是个热血男孩..也不是傲娇,只是太年轻有点羞涩,口是心非这类傲娇标配也不怎么出现来着
一定要说也不够正经(哈哈
要我来看的话会想象他日常是喜欢出风头,喜欢炫耀,少年心性吧
不过一定会对恋情很棘手就是了(点头

我猜新一情商绝对不低,这家伙从小就知道喜欢谁,十年如一日把人家捆在身边,就等时机成熟表白呢😂 可能新一对自己还...

【3/4组】如果出现美丽的巧合

x回答不同时,答案不一致,才是真正的玩法

x我不管,反正我和同学就是这样玩的

01.

     “好的第一个,对于女孩子的发型,那么等我倒数——”黑羽快斗故意拖长声调,同时用眼睛扫了一圈,直到看见刚刚还翻着白眼说无聊的三人集中精神,某人终于舍得动身向他靠近时,才恶作剧般地加快语速。

     “长发还是短发,3、2、1——”

     “长发!”服部平次抢到了第一,以此证明了他是坚定不移的长发派。

   ...

南方日报

罗维诺:岂可修!教育部那帮混蛋!没有小抄写个屁啊!
费里西安诺:Ve...哥哥,是你说一定可以成功的..我没有复习怎么办啊..

【APH·亲子分】一往而深

x大概是某天睡着前的脑洞

x其实是一个鬼故事吧

xOOC严重

那就,请往下走吧

01.

    等我意识过来的时候,马路中间就已经躺着一个男人,血流了一地。因着是个只有惨淡的月光的夜晚,那些从那个男人无数个伤口中流出来的血液,泛着令人不适的暗红色。

    货车司机急急忙忙地打开车门下车查看伤情,同时哆嗦着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只希望还来得及。在那个倒霉的司机下车之前,我看见安东尼奥疯了一般,冲到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旁边,急切地搂着他的身体,希望能唤醒已经没有生命气息的他。

   ...

©江河三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