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三域

我是堆堆
只是靠冲动为动力
推荐杂得要死
请注意屏蔽功能

【APH·亲子分】一往而深

x大概是某天睡着前的脑洞

x其实是一个鬼故事吧

xOOC严重

那就,请往下走吧

01.

    等我意识过来的时候,马路中间就已经躺着一个男人,血流了一地。因着是个只有惨淡的月光的夜晚,那些从那个男人无数个伤口中流出来的血液,泛着令人不适的暗红色。

    货车司机急急忙忙地打开车门下车查看伤情,同时哆嗦着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只希望还来得及。在那个倒霉的司机下车之前,我看见安东尼奥疯了一般,冲到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旁边,急切地搂着他的身体,希望能唤醒已经没有生命气息的他。

    不不不不,等等,我记得那个可怜虫好像是我...

    我还记得,我好像在生安东尼奥那个混蛋的气,我气得从餐厅里直接跑了出来,接着就撞上了这个不长眼的司机的车,于是便这副惨样。

    真是倒霉透了。

    凭着自己就算是死了,也要看自己最后一眼的想法,我挪动着有些打颤的腿,走到了自己和安东尼奥的面前。安东尼奥的脸上没有了他平时傻里傻气的笑脸,他低着头,也不知道会不会为我的死而流下眼泪。我兀自想象着安东尼奥像个孩子嚎啕大哭的样子,便蹲在自己的尸体和安东尼奥旁边哧哧地笑出了声。

    实际上我并没有勇气去看自己,谁愿意看见自己翻着眼睛脸色惨白浑身是血的模样。我只好看看安东尼奥,即使我就在身边,安东尼奥丝毫察觉不到我的存在——如果我这种形态能被称作某种存在的话——他的鼻尖渗出了点汗珠,大概是背着月光的原因,安东尼奥橄榄绿的眼睛不再泛着明亮的色泽。

    拜托谁快来让这家伙回过神来吧。

    谢天谢地,那位司机先生不知什么时候又拨打了警察的电话,警车的速度可比救护车快多了,现在就闪着蓝色的警灯和救护车同时赶到。我觉得司机先生真是一个好人,要不是他既拨打了没什么用的急救电话,又叫来了警察给我收殓尸体,安东尼奥那个蠢蛋可能要抱着尸体在这坐上一个晚上。

    如果说我本来想要趁自己还是一个鬼魂的时候狠狠地骂这个司机是有多么混蛋,那么现在我只想祝福这个瞎了眼的司机平安喜乐。

    我说真的。

    安东尼奥把我抱了起来,我好像流了不少血,蹭了不少在安东尼奥精致的西服上,他难得穿正式的衣服却因为这样的事弄脏,我有些遗憾地吁了口气。

    安东尼奥坐上警车跟着去了警局,途中居然还不忘打个电话通知路德维希。我对安东尼奥的做法表示满意,要是他直接告诉费里西安诺,我肯定每天在他的床头鬼哭狼嚎吓得他不敢睡觉。安东尼奥的目光没有焦距,坐在他身边的那位司机只顾着尴尬地搓手,几次想开口却怎么也说不出话。

    安东尼奥不过是去警局办手续,过程可能不到十五分钟。说来真是奇怪,我在这世上活了这么多年,死了只需要几个手续就结束了,不免为自己有些遗憾。办完手续已经没安东尼奥什么事了,路德维希陪着费里西安诺赶到,费里西安诺看样子有些崩溃,看样子听到我的死讯时受了不小的打击,毕竟现在只剩下一个瓦尔加斯了。

    这下好了,瓦尔加斯家要靠一个小笨蛋来支撑了。唔,或许路德维希可以搭把手。

    让我担心的不是笨蛋弟弟,我不放心的反倒是安东尼奥,不是我把自己看得太重,说实话,没了我真怕他会死在家里。我开始四下寻找着安东尼奥,然后便看见他正准备离开。

    安东尼奥扶着门把手,向路德维希点点头示意一下:“之后各种事情能拜托你吗?我想我可能需要静静,抱歉。”

   “啊,没问题。之前有过帮哥哥操办过的经验所以不用担心。”

     听见路德维希提起基尔伯特,安东尼奥有些勉强地笑了笑来表达歉意,便推门离开。

     司机先生像是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是叫住了安东尼奥:“请等等!我觉得,虽然道歉已经没有用了,但我...真的很对不起....”

    司机用不安的眼神盯着安东尼奥的背影,他却没有停下打开门离去的步伐,我仿佛听见他狠狠地吸了口气,然后径直离开。

    我跟着安东尼奥,没想到他直接回了家。他拖着身体上了楼,当他打开我们租的小公寓的电灯时,就像被一阵闪电击中了似的,瘫坐在沙发。

    他的脸皱在一起,我可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丑的时候,仿佛要极力忍耐着什么,憋得鼻子通红。平时只能在这张脸上见到他傻呵呵的笑,仿佛世界末日都能见到他这样笑着,虽然嘴上说着看他不爽,但有谁看到这种笑脸不会觉得心情变得愉快吗?

    安东尼奥开始慢慢地抽着气,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不就是死了我吗?老子都没伤心你伤心个屁啊!

    我控制不住莫名的怒气,握紧了拳头往他的脸上砸去,没有呈现出料想中的状态,只不过安东尼奥像是被打开了某种开关,眼泪开始从他的眼眶滚落,而在我看来我半透明的手脚穿过了安东尼奥的脑袋,仅此而已。

    安东尼奥一边无声地擦掉眼泪,一边脱掉沾了血的西服外套,粗鲁地揉成一团扔在脚边,外套口袋滚落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我还记得那里边装着一对戒指。

    要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应该是没有接受安东尼奥的求婚,并不是我不爱他,即使我再不坦率,面对安东尼奥的感情总要在最后给他一个交待,可是谁能料到之后竟发生这种事情。

    他会怨我吗?我不确定,安东尼奥如果为此痛苦,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对,一辈子,即使我已经结束了了我短暂的一生。

   “我要去睡了。安东尼奥,看看都多晚了。”安东尼奥从地上站起来,还愚蠢地自言自语。

    去睡吧,之后可够你忙的。

     我注视着安东尼奥离开,走进了我们的房间,但我不想再跟着他,就尝试在沙发上坐下,或者说看起来像坐下了。

     我感到一丝疲劳,小得几乎感受不到,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作为一个鬼魂——我这么叫自己——应该是不会觉得疲惫的,我不清楚这是从哪来的,可能是从心底吧。

     我现在是个不用睡觉的鬼魂,我想我能在这里坐上几个小时直到天亮,说来有点滑稽,我在等待明天。

     等一个没有罗维诺·瓦尔加斯的明天。

    TBC.

   

评论(4)
热度(20)
©江河三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