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三域

我是堆堆
只是靠冲动为动力
推荐杂得要死
请注意屏蔽功能

【3/4组】睡前故事请充满爱与勇气

xOOC警告!(我跟这四个家伙已经生疏了QAQ!

x原创的小朋友警告!

0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繁华的国家。”白马探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帮床上的孩子掖掖被角。

  坐在旁边的黑羽快斗托着脸,用手肘撑在腿上吐槽:“还真是老套的开头。”

  说得对面两人也忍不住露出了有点奇怪的微笑,亏我们还以为白马会很擅长讲故事。

  白马探抬眼看了看对面忍笑的人,继续讲故事:“但是,这个国家现在面临了一个大危机,小胜要不要猜一猜?”

  叫小胜的孩子虽然觉得这个故事有些无聊,但还是善解人意地装作了疑惑:“是不是有魔王要抢走国家的人吃掉?”

  白马探明显惊了一下。

....为什么要出现吃人的魔王?

“啊....没错,出现了一个魔王。”白马探看了一下黑羽快斗。

黑羽:....干什么。

为了保有良心,也为了小胜纯洁快乐的童年,白马探还是补充了:“但是魔王并不吃人,这个魔王喜欢亮闪闪的宝石,他留下了预告,要偷走国王宝库里最最珍贵的宝石。”

“像怪盗基德吗?”小胜问。

“嗯,只有一点点像吧。”白马探继续说,“国王想要挑选全国最勇敢的勇士保护这颗宝石,住在王国南边的工藤勇士听说了,便叫上了他邻居服部勇士一起去王都参加选拔。”

对面的两人:关我们什么事。

02.

“他们的家乡距离王城非常遥远,需要跋山涉水才能到达。”

小胜问:“那等到他们到达王都,魔王不是早就偷走了宝石吗。”

白马探忽然有些纠结,不知道要不要让勇士强行学会瞬间移动之类的魔法技能。

工藤新一出声接下了故事:“对,所以他们不得不选择了比较崎岖的一条路,他们在翻越一座大山的时候,遇见了一位叫黑羽的魔法师。”

服部平次默默凑到工藤新一的耳边,说:“你这样讲让我有种强行被剧透的感觉,我们这下都知道黑羽是谁了。”

工藤新一理也不理他,继续说:“黑羽法师虽然会魔法,但是之前没有人相信他,所以被附近城镇的人当成了骗子,现在也要搬去王都。”

黑羽快斗受不了:“工藤你能不能善良一点,要这么惨吗。”

“好吧,因为现在他与工藤勇士和服部勇士达成了协议,黑羽可以送他们到王都去,但是他们一定要向国王提携他。”工藤新一向黑羽快斗投去一个“满意没”的眼神。

服部平次一副十分欣慰的神情:“黑羽,你荣华富贵的未来就在明天。”

“黑羽果然真的会魔法,他挥动了一下魔杖,就将他们三个一起传送到了王都的城门门口。”工藤新一继续道。

“那他们是不是手拉手?”

“呃,嗯?为什么。”

小胜把在被子底下的手拿了出来,使劲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因为我之前看一个戴眼镜的巫师的电影,他和他的伙伴就是手拉手瞬间移动的。移形换影——这样。”

黑羽快斗认真严肃地反驳:“不一样的,黑羽法师的法力十分厉害,他可以开启一个超级大的传送阵,安全送走三个人不在话下。”

服部:啧啧。

工藤新一淡定:“嗯,就是这样子的。”

白马探忽然觉得这个故事真无聊。

03.

工藤新一觉得黑羽快斗的代入感未免也太强了,那还不如让黑羽自己说。

“这是黑羽的优点,”工藤新一向右倾斜身体,对服部这样说,“全场大概只有他和小胜同龄。”

实际上黑羽快斗很喜欢当一个讲故事的人,即使他听见了工藤新一的话也一点不在意,他希望能将故事讲得精彩又激动人心。

“白马,换个位置——这样舒服多了。”黑羽快斗换到了靠近小胜的位置,清清嗓子准备开始讲故事。

“黑羽法师将三人一起送到了王都的城门口,并且给予了他们法师的祝福。

‘祝愿你们能够成为最勇敢的勇士。’黑羽法师这么说完,便挥着手离开了。两位勇士看着黑羽法师钻入人群当中,直到连斗篷的边角都看不见,他们都十分感激这个送他们来王都的年轻法师。

‘那我们也马上找个地方住下吧。’工藤勇士说,服部勇士也跟着点头。

就在他们准备找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旅店时,街道的另一边响起了混乱的马蹄声,紧接着就看见了一个男子骑着高大的白色骏马穿过街区,身后还跟着一群侍卫。”黑羽快斗的故事跟前面两人讲的一对比起来,顿时显得有声有色得多。

“那名迷之男子身后的侍卫焦急地大喊:‘王子殿下!王子殿下!请等等我们!’

服部勇士十分惊讶,找来身旁一个看热闹的民众,问道:‘这就是你们的王子殿下?’

‘啊,是的!白马王子真是太帅气了,生在这个国家简直是我的福分!’那名妇人双手捧着脸,痴迷地看着马蹄扬起的尘灰。

但是服部勇士疑惑地追问,那这位王子殿下的名字叫什么呢?

‘他是我们的白马王子啊。’妇人这样说道。

‘他是白马吗?’服部勇士问。

妇人答:‘是白马王子啊。’

服部勇士皱眉:‘白马?’

‘白马哟。’

于是服部勇士顺利地得到了王族的姓氏,真是可喜可....嘶,你下手太重了吧。”

黑羽快斗迅速回过头来防备白马探再次下手,连后背都要靠到床头柜上。

“于是黑羽快斗顺利地得到了白马的暴击,真是可喜可贺。”服部平次鼓掌。

04.

白马探冷笑道:“所以我敢保证黑羽这家伙只不过是为了玩这个梗才讲故事,而且根本毫无逻辑。”

黑羽快斗就算是被说了也很开心的样子,转头拉另一人下水:“逻辑你们侦探拿手,服部,就剩下你没讲过了,快点快点。”

“为什么!”忽然被点名的服部平次感到十分苦恼,“工藤那样子讲也算讲过啊?”特别是黑羽前面讲的明显比较长,如果自己不讲得出彩一点,这对比就太严重啦!

“算,快讲。”工藤新一给出答案,用手肘捅捅服部平次,脸上明显是期待的表情。

“那我开始咯。服部勇士看见白马王子和侍卫官兵匆匆骑马而过,脸上都带着严肃的表情,心里觉得说不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于是与工藤勇士商量了一下,觉得追着一起去看看究竟。

当他们骑着租的马来到现场的时候,感觉微暖的风中夹着一股腐臭难忍的味道。那味道

是从一间小小的红砖房里传出来的,房子中间的餐桌上摆着的吃食早就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一个只能依靠体型才能判断性别的男人靠坐在墙边,胸口和脖颈处似乎受伤了,不过早就外翻发黑,看不出原本伤口的模样,苍蝇嗡嗡乱叫,那尸体上好像还有什么白色的东西在蠕动,两只手纠缠着摆出了扭曲的姿势放在身体的一侧,真是让人感到胃都要整个反过来了。此时白马王子正在询问情况....黑羽你好烦啊干什么。”

黑羽快斗忽然疯狂挥手打断了服部平次:“你干什么讲命案现场就那么仔细啊!”

工藤新一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道:“这好像是我上一次跟服部一起办的案子吧。”

“可是你遇上的尸体不都是新鲜的吗?怎么那么重口。”白马皱皱眉毛,似乎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

服部叹气:“那一次还有金田一。”

黑羽快斗:谁???

黑羽快斗看他们似乎想就地讨论命案,又想起了平时餐桌上的不美好回忆:“你们能不能不要当着小胜的面讨论这些,给他一个温暖的睡前故事不好吗?”

“但是,小胜好像已经睡着了哦。”工藤新一低头看了看小胜,孩子的呼吸平稳悠长,似乎早就进入了梦乡。

05.

“那现在也不能聊命案!”黑羽快斗正义且压低了声音说。

服部平次笑嘻嘻:“无所谓啊,反正我也知道剧情是怎样的。”

白马探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工藤新一立刻意会,用眼神表示以后说给你。

 “为什么你每次聊天都能聊成这个样子?”黑羽快斗陷入深深的不解,案件这种东西真的有人能当爱好一样聊吗?

白马探蹙了蹙眉头,觉得黑羽快斗用的“你们”不太靠谱:“我本来不想讲这样的故事。魔王应该与勇士斗争之后落败,王国从此宁静和平,完。”

 “为什么魔王好像跑了个龙套,”黑羽快斗内心不服,并唾弃白马探老套的剧情,“魔王应该打赢了勇士,最后发现珍宝是公主宝石般剔透晶莹的心,完。”

“但是魔王发现这个王国并没有公主,于是他抛下了王子离去,完。”工藤补充。

 “....”

 “....”

 真是毫无波澜的结局呢。

“要不....我们去睡觉了吧。”服部平次感到一阵尴尬,于是起身,小心翼翼拉开凳子。

 “呵呵,睡觉,睡觉。”

 “这么一说真是有点困了呢。”

 “今天晚上的故事真有趣呢,呵呵。”

END.

————————————

在我的心中,他们任何一个都不可能是将命案这种东西当玩笑来说的人啦,所以服部讲故事用了最近的命案,请理解为对这个事件的印象十分深刻导致的哦,大家都是善良的孩子!或者说是我的锅也可以!

希望有人能了解一下3/4组+金田一!阿一真的超有趣的!

顺便说一句因为新一高概率遇事件的体质+阿一遇事件必重口的体质

金田一+工藤的组合叫 东京双煞

(嗯,确实煞气十足呢

评论(8)
热度(88)
©江河三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