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三域

我是堆堆
只是靠冲动为动力
推荐杂得要死
请注意屏蔽功能

【APH·KY组】我觉得我心中有千只蝴蝶


xCP向的ky组

X大概是校园风的情场老手伊和初吻给了伊的米吧

——————————

  当其他的人鱼贯而出时,阿尔弗雷德在桌子下面轻轻地勾住了费里西安诺的手指。

  课室里的东西都被带走了,桌椅被撞得乱七八糟,颇有种被洗劫一空的感觉。

  下午的阳光将空气分割成两份,阿尔弗雷德就在像橘子汁颜色的阳光下,用手挠着费里西安诺的掌心。

  在最后一群女孩笑着离开时,费里西安诺终于忍受不了,企图远离他似的坐上了桌子,笑着将阿尔弗雷德的手指裹在掌心,“怎么啦?”

  “昨天你答应过我了,我可没忘,别赖账。”阿尔弗雷德任由他抓着,同时还极具暗示性地眨了眨眼。

  “哎..我还以为你会忘记呢。”费里西安诺假装表现出为难的样子,把坐歪了的身子摆直,因为每次与阿尔弗雷德接吻都会因笑场而失败,这次为了自己忍住不笑,故意撅起了嘴巴。

  阿尔弗雷德从位置上站起来,很郑重地单手环过了费里西安诺的脖子,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颊,“放松一点,会一次成功的。”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还记得吗,就看完那场电影之后,”费里西安诺揉揉因撅嘴变得有些僵硬的脸颊,又闭上眼睛抿着嘴笑起来,“你说,每个英雄接吻都会一次成功。”

  费里西安诺感觉到一个柔软的物体小心翼翼地贴上了自己的嘴唇,阿尔弗雷德的手也虚扣着他的脑袋。

  大约是天气的原因,阿尔弗雷德的嘴唇有些起皮,见阿尔弗雷德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费里西安诺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下唇。

  有些干硬的皮层三两下被舔弄地柔软湿润起来,阿尔弗雷德也忍不住伸出舌头勾上了费里西安诺的。

  费里西安诺顺着势便退了回去,本就未对阿尔弗雷德有什么阻拦,阿尔弗雷德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他的口腔。

  阿尔弗雷德也是初尝滋味,只知一味追着对方的那团软肉,而费里西安诺却是熟练地围绕阿尔弗雷德的舌头撩拨着,还不时轻轻地咬着他。

  阿尔弗雷德只觉得从舌尖一路麻到脑袋,手结结实实地扣紧了费里西安诺的脑袋,只希望能将两人的唇瓣贴得严丝合缝。

  阿尔弗雷德忽然间开始在口腔内冲撞起来,打乱了费里西安诺带领的节奏。费里西安诺觉得撑在桌沿的两手快要滑脱,两人之间换气的速度根本比不上氧气消耗。

  课室里只有两人微微的喘息和阵阵啧啧的水声,除此之外便是头顶上老旧的风扇在艰难地吱呀转动。

  “唔...”要喘不过气了。

  阿尔弗雷德听见费里西安诺发出拒绝的声音,便渐渐停下,最后还学刚刚费里西安诺的样子,在下唇舔了几下,才结束这个吻。

  “怎么样?”且不说费里西安诺感觉怎样,阿尔弗雷德像是极满意般笑弯了眼,“是不是一次成功,因为我是英雄的嘛!”

  费里西安诺一股火烧脸颊的感觉,好不容易才喘匀气,才哭丧着脸发表评论:“还不如跟漂亮的小姐姐接吻。”感觉好像要死掉了。

  “哎——那你比较喜欢漂亮的小姐姐是吗?”阿尔弗雷德拉过费里西安诺的手,环住自己的腰,鼓起腮帮子问道。

  费里西安诺还坐在桌子上,稍微比阿尔弗雷德高一点,于是他低下头,用额头抵住阿尔弗雷德的,假意思考了一番,最后又盯住了阿尔弗雷德海蓝色的眼睛,那晶亮的样子总像是被阳光照射的海面,波光粼粼。

  “那果然还是喜欢你吧。”费里西安诺只要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脸就想咧开嘴角笑。

  阿尔弗雷德也笑,笑得见牙不见眼,像个姑娘似的追问道:“那你告诉我有多喜欢啊?”

  “当我喜欢你的时候,”费里西安诺看见周围空气中上下飘着的灰尘,它们反射着太阳的光,像是蝴蝶翅膀上飘落的鳞粉,一句话便脱口而出,“我的心中有千只蝴蝶在飞舞。”


————————
加群这么久终于弄了点能看的东西出来了!
最后一句来自av25988104
很久以前跟牙膏说了要写月下倒吊kiss
但是还是从正常的来吧😂😂

评论(1)
热度(14)
©江河三域 | Powered by LOFTER